您好,欢迎光临 来宾网 今天是 ·设为首页·收藏本页·社区搜索·新手帮助

来宾网

 

 

搜索本版
来宾网 来宾论坛 社会热点 和怀孕8个月的小三共处一室,丈夫和她想尽办法逼我堕胎! ...
查看: 236|回复: 1
go

和怀孕8个月的小三共处一室,丈夫和她想尽办法逼我堕胎! 堕胎共处想尽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6-9-16 19:30 |显示全部帖子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
  结婚前我就被庸医判了“不孕”的死刑,第一胎能怀其实就是奇迹,没曾想过现在又怀了。现在怀孕不知道意
  味着什么,早上老公刚刚打来电话,等会儿就要回家送传票。
  他要和我离婚。原因是他有了其他的女人,而那女人已经好几个月了。
  有时候,我在心里默默的骂他是种猪!  想起过往:心里都会默念:平儿乖乖,九天玄女,无量天尊!
  才能平复无边的忏悔!  感谢玄明子师傅 他老人家的微微信信 :GCD89119 真正有道行的人,给我做的婴灵
  超渡, 曾钰平  这个名之也是师傅赐的,话还要从头说起!
  记得  两年前
  盯着早孕棒上的两根杠,心里五味杂陈。
  和张南离婚这事已经谈了半年,因为我一再坚持未果。早上他来过电话,稍后会和许安芷一同回家送传票。
  许安芷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,他们最终还是失去了和我友好谈判的耐心,启动了起诉离婚程序。
  而现在被验出怀孕,只要我不答应离婚,就算张南和许安芷再着急,这段婚姻也没办法结束。有了这段婚姻
  ,那些债主就会认为我家还可能有偿还能力,就不至于让我和我爸面临有杀身之祸的危险。
  我把早孕棒放在茶几上,平躺再沙发上静静等张南到来。
  很快,楼下传来许安芷胜利者般的说话声:“现在有了法院的传票,那贱人这次是离也得离,不离也得离。
  亲爱的你送上去,我在楼下等你。”
  我翻了个身面对沙发的靠背,双脚微曲蜷缩一团,因为我能想象张南看到早孕棒时那种愤怒到要抓狂的表情
  
  。
  卧室门被推开,张南看到早孕棒的一瞬,就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问我:“谁的?”
  我佯装熟睡,保持沉默。
  张南随即爆发,靠近我双手同时抓起我的头发:“你怀孕了?”
  “你怎么会怀孕?”
  头顶一阵疼痛传遍全身,怀上毛毛的时侯张南也是这样问我。其实我也不知道,被判了“不孕”死刑的我,
  怎么会在张南这儿连中两次。
  我心里冷冷的笑着想:怎么会怀孕你不清楚吗?要不是许安芷大方的把你送回家,为了满足你们变态的兽欲
  ,亲眼看着你上我,被你冷落两年的我怎么有机会怀孕?但我没说话,只是尽量护住肚子,孩子是我目前唯一的
  筹码,我不能让张南伤害到他。
  我的沉默将他彻底激怒,他揪住头发把我悬在半空,用力往沙发上一扔:“下午就去把孩子做掉。”
  “不…”
  “那就签字离婚。”
  放下电话瞥见鱼缸靠墙的那儿,贴着一张黄色的便签条。我轻轻把它撕下来,上面狂野的几个字跳入眼底:
  “再珍贵的龙鱼,一旦翻了白肚也是死鱼一条。”
  不用猜,这纸条一定是许安芷留下的,也难怪她会在离开的时候笑得那么张狂。看到这张纸条,内心的所有
  恐惧忽然消失不见。这半年来我在张南面前,都是柔弱的拒绝,正因为我这样的柔弱,才让许安芷越来越猖狂。
  我狠狠的把纸条捏在手心丢进一旁的垃圾桶,心里有个声音告诉自己:“柯安,即使不为家人,你要也拖着他们
  ,往死里拖。”
  心里不再有累赘,瞬间觉得豁然开朗,躺进沙发打开电视。天渐渐暗了下来,电视上正在放一档最近很火的
  魔术比赛节目,有个年轻的男人正在变近景魔术,一壶白开水在众人的注视下,瞬间就变成了红茶。
  我看得目瞪口呆,在场观看的人响起热烈的掌声。男人冷面中带着自信,只是嘴角轻轻上扬,点头示意:“
  我是24号魔术师,石小单。”
  男人很青涩,冷峻的微笑中透着一股桀骜不羁。
  魔术勾起了我想要喝红茶的欲望,起身自己泡上了一杯。泡好刚押上一口,屋外的门铃响了起来。打开门,
  鲜黄色的菊花引入眼帘,吓得我猛的关上门,靠在门后紧张的问:“你是谁?”
  我伸手想拿床头的电话拨120,提起电话里面一点儿声音也没有,检查了一番确定是电话线被人剪断。只好
  忍着疼痛和恐惧怯怯的下楼,走到楼梯转角的时候,因为慌乱不小心踢到了毛毛以前的玻璃玩具,玩具顺着楼梯
  滚下去。
  偌大的屋子太过空旷,玩具翻滚的声音变成回音传了回来。独自在家的时候,一点微弱的响动也会变得恐怖
  ,更何况门前还摆着那么一堆让人害怕的东西。我吓得怔住脚步,吞咽了下口水鼓足勇气小心翼翼的往楼下走。
  忍痛回到鱼缸旁边拿过手机,还好手机还有信号。连忙输入120,电话接通后,对方传来男声:“柯安?你
  找我?”
  我连忙拿下手机一看,我不是拨的120吗?怎么会是叶一丁的声音?但肚子加剧的疼痛和屋内的恐惧让我不
  敢再挂掉电话重新拨,生怕挂了电话手机就会没有信号。情急之下颤抖着说:“一丁,快来尚枫别墅A区2座。”
  “好,你等着我。”
  在等待叶一丁的间隙,我拿着手机仔细研究怎么会拨120而拨到了他的号码?这个号码存在手机里4年,多少个
  孤独的夜晚我想要拨,却都没有勇气的啊?最后被我找到了原因,叶一丁的手机号码里有120这三个数字,我输
  入后手机记忆第一个就是他的号,也许是刚才被吓得太慌,也许是手滑,总之就拨了过去。
  20分钟后响起仓促的敲门声,我心几乎蹦到了嗓子眼,回过神来响起应该是叶一丁。心里默默的说:“柯安
  ,就许安芷这点儿小把戏就把你吓成这样,以后你还怎么过?”但还是有点怯,打开门连忙闪到门后躲起来。
  叶一丁推门而入找了一圈,找到躲在门后的我,满脸焦急的问:“怎么了你,灯也不开。”
  这种感觉像是被遗弃后终于找到了人管,扑到他怀里就放声抽泣了起来:“送我去医院,我可能要流产了…
  ”
  叶一丁蹲在我面前,反手将我背在背上快步的冲出别墅。路过小花园的时候他愣住了脚步,“这…“
  我别过脸不敢往旁边看,打断他:“快走吧…”
  走到停在门口的熊猫车面前,叶一丁打开副驾驶把我放进去,又帮我系好安全带:“去哪家医院?”
  “思维亚。”我惯性的脱口而出,目光停在安全带上粉红色的装饰上。这是和张南结婚以前,我亲手绑上去
  的。抬头环视了一圈车内的装饰,所有的东西,一沉不变…
  叶一丁专心的开着车,以最快的速度在路上行驶。熊猫车轻,车速快了感觉像是要飘起来。路边不停的倒退
  的灯光,让我想起花园里白色那个小人儿以及我们即将要去的目的地思维压。思维亚是A市最好的私立妇产医院
  ,我生毛毛的时候,张家请了那儿最好的医生来家里为我坐诊。不过如果没猜错的话,许安芷应该会选择在那儿
  产检和分娩。
  “一丁,找个最近的妇幼保健院。”
  叶一丁疑惑的看着我:“不去思维亚了?”
  “不能去了…”
  然后叶一丁也没多问我,找了附近的区妇幼保健院。一番检查后医生宣布:先兆性流产,需在医院保胎。
  我问:“医生,能保住吗?”
  “卧床静养先观察,能不能保住要看你的身体情况。”说完,递给叶一丁一堆单据:“家属先去交房办理住
  院。”
  我被安排进了普通病房,6个人一间屋,属于我的是靠窗户那张小床。也许是药物的关系,也许是刚才在家
  里受到了惊讶,躺上床很快我就犯起了迷糊。渐渐的,眼前的事物变得清晰,许安芷穿着医生服带着手套,举着
  双手站在我下身:“用力,就要出来了。”
  我似乎记不得和许安芷之间有什么关系,深呼吸鼓足了劲用力,许安芷大声的喊:“好,非常好,再用力…
  ”
  在我快要虚脱的时候,许安芷忽然大喊:“出来了,出来了…”
  然后,她就举着血淋淋的孩子放到我面前。我睁开眼睛一看,那竟然是叶一丁的脸。吓得我转头问:“谁的
  孩子?”
  “你的…不过已经死了…哈哈哈哈…”
  “我不要!”我大喊着挣扎着睁开眼睛,却发现自己还躺在病床上。
  叶一丁趴在我床边,被我惊吓而醒,抬起头抚摸着我额头:“怎么了?做噩梦了?”
  我还没回过神,下午睡在我旁边的孕妇哭泣着被推进了病房。我疑惑的转头,只听医生对她家属说:“你们
  先办理孩子的交接手续。”
  女人躺在病床上撕心裂肺的哭喊,“怎么会是死胎呢?怎么会呢…”
  贴心的叶一丁虽然只是个普通的中学老师,但他还是尽可能的托关系帮我转到了单人温馨病房。虽然比不上
  思维亚的一半,但也比6人间要好许多。换了病房,我在叶一丁的安慰下后怕到下半夜,才安然的睡过去。
  清早,被查房的医生护士吵醒,常规检查量过体温后相继离
  天不早了,节日快乐!中秋正的很特别,后面会写到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6-9-16 19:30 |显示全部帖子
真心可气啊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